428一週年不忘净选盟诉求‧集会者纷当助选员监票员

2020-06-05 14:04:18 来源:B生活节139人评论

428一週年不忘净选盟诉求‧集会者纷当助选员监票员(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7日讯)去年4月28日,估计有25万人走上街头参与黄绿联盟大集会要求干净的选举,事隔1年后,週日(28日)适逢428一週年,而且再过几天就是第十三届全国大选的投票日,曾经参与大集会的民众声称,他们没有忘记净选盟的诉求,他们期待追求净选和民主的成果能够充份体现在5月5日的大选成绩上。週日不但是428大集会一週年纪念日,同时也是本届大选的海外选民邮寄投票日,许多曾经参与大集会的民众,在这段竞选期间忙于助选和出席讲座会之余,也积极参与选举监票员的培训,为落实民主选举尽一份力。人民对民主和干净选举的意识提昇,多少有赖于参与过往的大集会。曾参与428大集会,并担任净选盟2.0指导委员会委员的黄进发接受《》电访时指出,曾经参与428大集会的数万名民众并不会忘记这一天。他说,428大集会对国人而言深具意义,因为25万人从未如此和平地走上街头集会,这象徵我国人民能够更和平及自由地参加集会。警镇压行动感遗憾不过,他声称,这项和平集会最终却因为警方指有暴乱发生,而採取镇压行动导致混乱收场,令人感到遗憾。“如果说428大集会前半段是象徵着人民追求民主和自由的和平景象,那幺集会的后半段则是当权者尝试维护和恢复威权的统治。”他认为,由于大集会从原有的和平演变成混乱收场,造成人们更记得这一天,以致对追求民主、自由及净选等的意义扩大,并準备把这股力量投入5月5日的全国大选。他形容,民主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428大集会后确实带来改变;不过,人民仍需努力,否则就会“不进则退”。至于未来是否还需要如428般的大集会,黄进发认为,只要人民拥有诉求,并希望争取更多的共识,随时都可以举行大集会;不过,基本的人权和自由不应该再是人们走上街头的原因。他解释说,民主国家的人民应该享有基本的人权和自由,所以他认为,人民日后一旦召集大集会,可以是为了不公平的待遇、同性婚姻等不同的课题,但不应该是基本的权利和自由。安妮婆婆:盼投票日前大集会因孤身参与净选盟709大集会,而一举成名65岁退休教师“安妮婆婆”黄秀兰,也是428大集会其中一员;她受访时声称,本届大选仍存在许多弊病,这显示净选盟的诉求还没有被落实,她“恨不得”在投票日之前来一场如428般的盛大集会。指大选仍存许多弊病她声称,她连日来马不停蹄替社会主义党候选人助选,并从中获知许多选民的投诉,其中最令她感到印像深刻的是,有一对五十多岁的乐龄华裔夫妇无法被登记为选民,而不能在来临的大选投票。“有华人、马来人不可以投票,但是却有外劳可以投票,这简直是`伟大的作弊’(great cheating),我要来个净选盟大集会4.0!”她声称,她只记得大集会上的催泪弹、群众被逮捕及暴力事件等;对她而言,大集会只是一个简单和走上街的行为,因为净选盟的诉求还没有落实。“我已经告诉安美嘉(净选盟主席),我要在大选以前来一个Bersih4.0。”记者问这事怎幺可能会发生,她直说:“总之我不管,这是老人家的心愿。”“安妮婆婆”还说,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回家,每晚都睡在候选人的竞选行动室,方便替候选人助选。她接下来将前往万挠、柔佛、文冬等地区替民联候选人站台和助选。和丰火箭办庆典纪念配合428大集会一週年纪念日,民联霹雳州和丰国会竞选行动室将在週日于和丰也朗巴剎举行约半小时的庆典,与民一同回忆大马人民崛起的历史性日子。民联和丰国会竞选行动室发言人郑俊鸿受访时指出,他们将在週日上午9点在和丰也朗巴剎聚会,并与民一同吃早餐庆祝。“有许多助选人员和民众都曾经参与去年的428大集会,这对我们而言是一项深具意义的纪念日,必须庆祝一番。”他声称,当天除了聚餐,现场还会有讲座,整个庆典约半小时,他们希望以简单却愉快的方式纪念428大集会。【新闻背景】黄绿联盟428集会人潮30万428黄绿联盟是由净选盟及绿色盛会联合号召,主办当局宣布有约25万至30万人分别在净选盟号召的6个集会地点现身,并步行前往独立广场外围,黄绿人潮淹没附近一带被封锁的道路。儘管警方大举“封城”,截断所有通往独立广场一带的大小道路,但数万民众从上午便开始聚集,参与黄绿大集会的人群如潮水般逐渐涌涨。警方派出大批警力封锁通往独立广场的所有路段,并派员驻守在每一个通往独立广场的路口,筑成人墙阻挡群众挺进。群众起初遵守警方所获的庭令及市政局的禁足令,没有强闯独立广场,但在下午3时过后,有人突破围栏冲进广场,警方随即被迫发射水炮及催泪弹,过后情况进一步失控,多处爆发警民冲突。【专页:大选线上】/报导:包素菡‧2013.04.27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