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vs. 欧美,禁止和开放大麻的理由分别是什幺?

2020-06-24 07:04:21 来源:C迈生活383人评论

自2014年艺人柯震东吸食大麻事件震惊演艺圈,到2018年10月加拿大娱乐用大麻完全合法化,期间台湾的社会新闻中,可以看到层出不穷的大麻毒品案件。2016年,国发会公共政策平台出现将「二级毒品大麻调降至三级毒品与开放管制医疗研究」的连署提议,获得超过5000人覆议。虽然5000人的数字看起来相当不起眼,但若能加强大众对于大麻问题的关注与了解程度,是否真能促使法律做出让步,甚至像欧美国家般的解禁呢?

大麻在人类社会中向来是极具争议性的毒品,支持者享受大麻带来的心灵慰藉,反对者则表示其有害大脑结构、危害社会健康。部分国家表示大麻具有医疗用途,有些则认为是危害社会的毒品,各国抱持着不同的观点,使得各自国家对于大麻有着相异的法律规範。不论是美国开放部分州合法使用医疗用途大麻,或是北韩的全面合法,无可否认的是大麻在历史中,早已与人类结下不解之缘。

从本草纲目到越战,大麻「足迹」遍布历史

从历史方面谈起,早在距今一万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吸食大麻的证据,即罗马尼亚的古代墓地中发现的大麻种子。考古显示,不仅限于西方,在早先的亚洲地区也有人们使用大麻的例子。现存最古老的中药学专着《神农本草经》里,更记载着对大麻的描述:「多食令人见鬼而狂走……久服通神明轻身」,说明食用大量大麻彷彿会产生见鬼般的幻觉,久而久之甚至能与神明沟通。

集结中国本草大成的《本草纲目》中,提到对于大麻植物的描述为——大麻即今火麻,亦曰黄麻,处处种之……可取油剥其皮作麻。当中说明了大麻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并不严苛,因此常会耳闻国内外有民众在住宅里自种大麻的新闻,可取油与皮做麻,从而得知古人会利用大麻叶和茎,取其具利用价值处。印度教的四大经典之一《阿闼婆吠陀》,也提及一种参杂了大麻在裏头的饮品苏摩(Soma),曾在前16世纪的吠陀文化中被大力推崇。

近一世纪以来,随着时代观念的改变,大麻对于现代人逐渐有不同于以往的影响,也以不同的角色出现在各国舞台。在60年代的越战期间,美国消耗大量的资源投入到战争中,于是国内掀起反越战的浪潮,众多支持者中包括了使用大麻的嬉皮(hippie),而后美国政府也以经济理由来搜捕大麻违禁品,实际上是为了削减反战势力。

直到1996年,加州成为全美首个开放医疗用大麻的州;2012年,科罗拉多州和华盛顿州成为娱乐用大麻合法化的州;同样在北美洲的加拿大,2001年来已可吸食药用大麻的国家,在2018年10月17更是通过了娱乐用大麻全面合法的法律,是已开发国家中的首例。

台湾 vs. 欧美,禁止和开放大麻的理由分别是什幺? Photo Credit:Reuters/达志影像大麻该禁还是不禁?看看欧美国家怎幺做

若从文化层面探讨大麻问题,欧美国家中的使用者,将大麻以药品的角度看待,而非亚洲多数国家将之归类为毒品,他们认为吸食大麻带来的危害并不会比抽菸喝酒大,而且仅是一种放鬆心灵的方式。来自温哥华的Vanessa Liu说:「很多人听到大麻就会自动和其他较为严重的毒品连结在一起,然后只知道不可以碰,而没有其他的知识。」

假如你于2018年10月前造访加拿大多伦多,在尚未开放娱乐性大麻时,走在街头或是经过教堂,常常可以闻到燃烧大麻的植物味。在这里,吸食大麻就和抽菸没什幺不同,警察也不会逮捕你;在户外的演唱会里头,上万人的场合,随处可见从人群中窜出的大麻烟,一支大麻捲菸在朋友间传来传去,即使是未到合法吸食的21岁青少年也是如此。

在加拿大也随处可见大麻吸食者,他们不以毒品的角度来看待大麻。虽说药用大麻的取得需医生处方籤,再到指定诊所购买,然而当地人都知晓,随机的向路人购买都很容易就可以取得大麻。派对中、社交场合、公园等场所里,大麻总会出现在有人们的地方,从60年代的嬉皮到21世纪的青少年,大麻的角色在生活中从来就没有消失过,甚至在立法后的西方社会里,一直合法的存在着。

面对大麻议题,德国的Jonas表示,使用大麻就如同饮酒般,是为了能和亲密的朋友共度美好的时光,「谁还会独自的抽着大麻呢?」在德国波昂大学就读的大三学生杨綵竽也说:「在荷兰到处都可以接触到大麻,路上有很多抽大麻的coffee shop。」不过话锋一转她又说:「荷兰之所以合法,是因为临床实验证明大麻对人体的造成的影响比菸酒低,而且合法化后对于人民来说就不是再隔着一层神秘面纱,失去新鲜感之后的毒品吸食率会比其他禁止大麻的国家还低。」

娱乐用?医疗用?美国各州规範皆不同台湾 vs. 欧美,禁止和开放大麻的理由分别是什幺?
美国各州大麻合法程度分类 |製图:黄柏凯,

放眼欧美国家对于大麻所制定的法律,以美国为例,各州对于大麻的法律不同,目前开放娱乐用大麻(recreational marijuana)和药用大麻(medical marijuana)的州有佛特蒙州(Vermont)、缅因州(Maine)、麻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内达华州(Nevada)、俄勒冈州(Oregon)、科罗拉多州(Colorado)、加州(California)、华盛顿州(Washington)以及阿拉斯加(Alaska)。例如奥勒冈州,每人持有大麻量不得超过1盎司,且须年满21岁才允许在家中种植4株为上限的大麻。

另外,仅限医生处方籤才允许使用的药用大麻,有佛罗里达(Florida)在内的31个州可依法使用,以佛州为例,大麻会在癌症、癫痫等症状上使用。而药用内布拉斯加州和爱达荷州是完全不合法的。而在全面合法的加拿大,每人在公众场合最多可携带30公克的大麻,以及在自家种植4株的大麻株,若是携带量超过30公克,则会面临5年以下刑罚。

文化差异、毒品混用、吸食年龄下修,台湾大麻合法化遥遥无期

根据台湾毒品危害防制条例,大麻归类于第二级毒品。违法持有者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台币3万元以下罚金,违法贩卖者得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併科新台币1000万元以下罚金;施用大麻者,依法得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在刑警界工作数十年的资深刑警表示,根据警方内部的资料指出,国内大麻虽不如安非他命、海洛英等毒品普及,使用率却有逐渐升高的趋势,其中吸食族群多为大专院校的学生、外籍人士与白领阶级。

藉由媒体报导的推波助澜以及夜店、Pub等场所的传递,造成大麻逐渐在国内青少年间流行。林口长庚临床毒物中心主任颜宗海表示,根据多年的治疗经验,大麻甚至可以被称为「入门」毒品,许多吸毒人口接触这种中枢神经迷幻剂一段时间后,会不满足于大麻所带来的快感,进而染上其他更为强烈的毒品,造成严重的毒品混用问题。

颜宗海认为,以上所提的毒品混用情况,以及大麻本身对人体的危害,像是使用成瘾性物质后所产生生理、心理改变的戒断症状,是大麻无法在台湾合法化和除罪化的主因。颜宗海进一步指出,国内医院的管制类毒品例如吗啡,止痛效果更胜大麻,且仅提供医师做为医疗用途。因此相较于国外,大麻在台湾并无药用与娱乐用的区别,而是全面禁止使用。

台湾 vs. 欧美,禁止和开放大麻的理由分别是什幺?
长庚医院肾脏毒物科医师颜宗海教授 | 摄影:黄柏凯/作者提供

台湾大麻合法化的问题争议不断,两派意见始终僵持不下。2016年超过5000人连署,要求将大麻调降至三级毒品,并开放管制与医疗研究,然而最终仍不被法务部和卫福部採纳。过往引发此议题热议的起因通常为公众人物吸食而遭捕,或欧美国家对于相关条例的放宽,但事件的热潮一过,国内支持大麻合法与除罪的声浪就像春末吹的东北季风,后继无力,最终不了了之。

无论在立法者、医疗人员,甚至于大多数民众的认知里,大麻并非我国文化中可被轻易接受且认同的一环。基于国情不同,西方将大麻作为药品和休闲娱乐用途的做法近几年恐难以在台湾实现。反对合法化者踩着对健康有害,以及危害社会秩序的立场,让大麻合法化的可能显得遥遥无期,大麻在台合法与除罪化,未来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延伸阅读台湾禁大麻是因为健康危害,还是「鸦片亡国」的清朝观念?评析大麻合法化政策的发展与影响:以美国与加拿大为例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