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dy

2020-08-13 07:02:05 来源:G润生活729人评论

在J国的唐人小镇里,每个小孩子都非常喜欢吃糖,一直到他们找到自己认为最好吃的糖果之后,才会停止每天都想吃糖的慾望,而只愿再找到相同味道的糖果,才会再吃糖。我不知道为什幺,我对糖果就是没兴趣,甚至有点噁心的感觉。
  小镇中的第三街大部分都是糖果店,其中一家招牌是「皇人屋」的糖果店,每天里面都挤满了人,不管是大人、小孩,每次我看见的时候,店里都是满人的,而老闆也长的非常和蔼,但我看见老闆时,总会有总窒息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奇怪。我也很好奇,为什幺大家都特别喜欢到皇人屋买糖果。有一次,我鼓起勇气走进皇人屋。
  「老闆,为什幺你的糖果特别好吃呢?」虽然我没吃过,但是如果说我不喜欢糖果,那一定会被人当成异类。
  「呵呵,这就是我们的家传秘方啰!你应该也知道大家为了找到自己最爱的糖果,而不惜砸下重金买大量的糖果,我为了避免大家把所有心思都放在糖果上面,所以我不断研发出新口味的糖果,而有人认定那是他最爱的糖果时,我就会停产,而那个人就不会再吃其他糖果,尽量把心思放在其他重要的事情上」老闆微笑着对我道。
  我不禁佩服的说:「原来你是这幺为大家着想,我以为你只是看中大家爱糖,想赚大家的钱,所以才製造这幺多糖。」老闆依然带着微笑看着我,而我又问:「那你怎幺不吃糖呢?自己做这幺多糖,那你的心思不就真的完完全全放在糖果上了?」
  老闆愣了一下,回我:「这是我的事业,我只需要认字、记帐,只要小时后稍微看点书,我都能够有能力继续生存的。」说完,他又微笑了,我也微笑的走出唐人屋。走出大门后,我心悸了一下,总觉得这种感觉好像有过…。
  回家后,我躺在床上,觉得自己真是个异类,不过也相当庆幸自己没有疯狂迷上糖果,否则我也不会有现在这种好成绩了。回想以前,想起自己好像曾有过写日记的习惯,而我翻翻找找,找到了一叠的日记,不禁佩服起自己,每天的事情写的详详细细,日记本照着年份、月份排着,今年是1999年11月,最接近现在日期的是1997年5月,咦?好像是我要升高一的时候,当时好像是为了要考上想要的学校,所以才停止写日记的,但我觉得奇怪的是,1996年11月份的日记不见了,我怎幺没有映像我将日记各自拿出来过呢?明天要考试,我改天再找看看好了。于是我就把日记放回原位,坐到书桌前看着教科书。
  隔天到了学校,还是有同学为了糖果打架,真是无聊透顶,大家都以为我找到最爱的糖果,都很羡幕我已经可以专心在别的事情身上,而我也不能和他们说我非常不喜欢糖果,只是由衷的不喜欢,不知道为什幺。在我眼中看来,大家抢糖果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这种感觉似乎也曾有过,最近好像常常有种种感觉,我真有这幺老吗…?有这幺多往事可以想…。
  不知不觉中,下课了,又是莫名其妙的一天,看着满街都是的糖果,又有一种噁心的感觉浮上,我只想赶快回家。回到家后,我想起昨天日记本少了1本的事情,而我趴在地上找,意外之中,我发现了一个隐藏的阁楼,好像曾经来过一次…。里面只有一本书,书名就叫做「唐人小镇」,我翻了一下,突然听见妈妈的叫声。
  「煜达啊!快来吃饭啰!」妈妈喊着,怕妈妈发现我来这,所急急忙忙把书放回去,发现掉了1本小书,不管什幺,我就把小书拿走,快速的离开阁楼。
  「我来了!」我喊着,把小书先丢进房间,就走到大厅。
  「阿你刚刚怎幺这幺慢啦!家里才多大,走那幺久!」妈妈对我唸着。
  我挤出笑容说:「刚刚在厕所里做蛋糕…。」好噁心阿……。整个餐桌呈现无言状态,我很快的把饭吃完,就跑回房间。
  看见刚刚临时拿到的小书,拿起来看,原来是1996年11月份的日记,怎幺会夹在那里面?难道里面有什幺东西吗…?我打开来看。
  
  1996年11月5日:
  在J国的唐人小镇里,每个小孩子都非常喜欢吃糖,一直到他们找到自己认为最好吃的糖果之后,才会停止每天都想吃糖的慾望,而只愿再找到相同味道的糖果,才会再吃糖。而我称这种症状叫做「狂糖症」。最奇怪的是,这种症状每个人都有,遗传基因不断传给下一代,在我看来,这些症状越来越严重,孩子们甚至能够为了1颗糖果而大打出手,有部分的大人也因为还没找到最好吃的糖果,因狂糖症而开始躁郁,每天疯狂的找糖吃,甚至有人找不到最好的糖果而自杀。
  「『狂糖症』……,这种想法,和我最近很像耶…。」我碎碎唸着。
  1996年11月8日:
  今天,父母同时离开小镇,要我好好看家,意外之下,我发现家里有个隐藏的阁楼,走上去之后,里面只放了1本书,而书的名称就叫做唐人小镇……
  「煜达!你又在做蛋糕阿!」我妈又在外面喊着。我赶紧把日记往角落丢。
  「吼!谁肚子里那幺多『蛋糕』可以做啊?」我喊着。总觉得妈妈好像怕我发现着什幺似的。如果要看这个日记的话…,出去应该比较安全吧。
  我把日记夹在裤子,用衣服遮住,再往大门的方向走:「妈!我出去一下!」
  「吼!傻孩子!都晚上了,你还出去,小心被蚂蚁搬走!」妈妈大吼着。
  我傻了一下,打开大门走出去,喊回去说:「我又不吃糖!放心啦!」
  我边走边看,重新看11月8日的日记…
  今天,父母同时离开小镇,要我好好看家,意外之下,我发现家里有个隐藏的阁楼,走上去之后,里面只放了1本书,而书的名称就叫做唐人小镇,我开始阅读里面的内容,原来我们的小镇本来是一片草原,而我们的祖先分有三种人,第一种是非常爱吃糖的人-唐人,就是狂糖症的患者;第二种是身上会有甜味的人-皇人,我活在这个小镇中14年,竟然都不知道,身上竟然会有甜味;第三种就是我这种人,完全没有任何对糖的特殊想法,也没有特殊的种族名称。
  1996年11月12日:
  我把「唐人小镇」的书看完之后,才发现我们小镇是多幺不一样,我从来也没走出这个小镇过,看过地图之后,我才发现,不管是哪张地图,都没有「唐人小镇」四个字,唯一有的,就是那本书最后一页,我们祖先自己画的。
  1996年11月13日:
  今天我把去阁楼的事情告诉妈妈,她马上就转移话题了,好像避免着什幺。为什幺要避而不谈呢?好奇怪…。对于小镇中的3种人类,我比较好奇的是,唐人的爱吃糖基因竟然是显性基因,所以像我一样的正常人和狂糖症患者生孩子,那个孩子也会有狂糖症,而皇人,根本不可能跟其他人结婚,因为他们实在太特别了,世世代代只能经营着糖果店。
  1996年11月15日:
  越想越觉得奇怪,当初是因为唐人、皇人的特别,被正常人而排斥,而我的祖先不介意他们的特别,进而与他们交流,最后他们被世间给唾弃,不得已才搬到这个小镇。但是…,过了这幺久,没有听任何人提过,爸妈也没和我解释过,大家也不会知道对方的种族,所以…,我猜不久之后,我族在这个小镇就要灭亡了,为什幺爸妈会知道这件事情呢?却又不告诉我真相,难道他们希望自己的族群灭亡?
  1996年11月19日:
  今天听到爸妈的对话,原来爸妈也都是唐人,我在书上看见的普通人,早就因为唐人的显性基因,也都已经同化成狂糖症患者,而我是基因突变而成的普通人。据爸妈的对话,我推测,在早期时候,我们家属于领队一族,所以纪录本在我们家中,会世世代代传下去,但爸妈为什幺没传给我呢?我又是独生子,也许是因为我的特别,所以爸妈在考虑要不要传下来吧…。
  1996年11月20日:
  唐人生活在我的週遭,而皇人究竟是怎幺样的人?为什幺我都没见过呢?我决定去看看,明天我要跟蹤「皇人屋」的老闆。
  看到这里,我开始头痛,我的头好痛……,我好像想起来什幺了,我已经走到一栋大楼旁,听说这是皇人屋老闆的家,不知道为什幺,出于一种冲动,我从窗户里看进去。蚂蚁军团整齐的排着队,一个个往老闆的耳朵、鼻子、指缝…等地方进进出出,皇人!对!老闆是皇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大叫着,崩溃了…,我想起来了。
  ……1996年11月21日,这一天的日记我来不及写,那天我也看了窗户,发现老闆确实是皇人,而他身边的蚂蚁也确定他身上是甜的,他卖的糖果可能都是他的分泌物,这并非最噁心的地方,我走到大楼后面的工厂,听说工厂晚上才运作,我偷偷的往里面看…,里面放着人的四肢、身躯,机器不断的搅动,皇人的寿命只有45岁,原来是为了要製糖……。看见这种情景我连滚带爬的跑到大楼旁的小河,渐渐的失去意志…。
  隔天早上,我身边站着3位我的朋友们。
  「啊!啊啊啊!救命啊!我看见了!看见了!」我吼着。
  「你干麻呀?」小雪疑惑的看着我。
  「皇人屋的老闆!他身上是糖!是甜的!」我吼着,突然阿和摀住我的嘴。
  阿秦小声的说:「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猛烈的点头。
  阿和放开他的手,小声的说:「今天放学带我们去看。」
  放学之后,我带着他们三个去按电铃,应门的只有老闆的老婆,我很害怕,由衷的害怕,而且我知道,这栋大楼之中,绝对还住着更多的皇人。我的想法刚停止,他们三个就同时架住老闆娘,并拿胶布将她的嘴贴住。
  我大叫:「你们做什幺阿?!」
 
  「闭嘴!想吃糖吧?」阿和边笑边对我说。他们把老闆娘的手脚绑住,用袋子装住她,趁路上没人的时候,拖到了我们河边附近的秘密基地。他们拿出刀子,把老闆娘的肉割下来,她转动着身躯,无法叫出声音。
  「真的是甜的!这是我吃过最棒的糖了!」小雪的长髮飘着,露出幸福的样子。这时的我,已经失去意识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老闆娘的两只手臂已经没了,而她的挣扎也越来越无力,我的头非常的晕,看见他们三个还缓缓的凌虐着老闆娘的身躯。
  「味道会改变!好棒!好棒的糖!」阿秦叫着。为了吃糖的他们,慢慢的凌虐的老闆娘,而我的大脑又再次地,不受我的控制,失去了意识。
  在醒来时,我半瞇着眼,我在医院,看见最不想看见的事情,我的爸妈正舔着我,医生对他们说,我基因突变-是个半皇人,只有在晚上时,身体才是甜的,但在受到惊吓之后,甜味会渐渐消失,直到没有。看着爸妈不断着舔着我的身体,露出兴奋以及快乐的样子,爸爸忍不住就咬了一口我的手,我痛得大叫,又晕过去了,丧失了那段记忆……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继续叫着。边跑边爬,脑袋中不断浮现老闆娘被凌虐,以及爸妈舔着我的画面,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以前的秘密基地,下意识我就冲了进去,老闆娘的尸体还在…,还留着一点点剩余的肉以及骨头,3年前的3个人,只剩下小雪,身体突然剧烈的摇晃,双脚无力,使我又昏了过去。
  当我张开眼睛时,小雪正舔着我的手指,她看见我在看她,她露出微笑,继续舔着我,我也无力反抗。
  「为了老闆娘的身体,当年我们吵了起来,我就把阿和还有阿秦给杀了,三年来,光吃老闆娘的肉,我就觉得好幸福,想不到你也甜甜的…。」小雪说完,把我的手指给咬了下来,我惨叫了一声,意识越来越模糊,直到完全没了感觉。在我最后一次清醒看见自己时,我的四肢都已经没有了,而我身上的糖味为什幺会回来我也不知道,好多的疑问…。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