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解药、落叶效果好,禁巴拉刈「医」「农」两样情

2020-07-13 22:29:53 来源:G润生活422人评论

本报台北讯,特约记者廖静蕙报导

一位年轻人因巴拉刈中毒住院救治,虽表达不想死,最后仍不敌心肺肝肾衰竭结束生命,这样的悲剧多年来逐渐增加;另一方面,巴拉刈因用作红豆收成前的落叶剂效果显着,而获得部分农民爱戴。

农委会5月24日预告禁用巴拉刈,两年后不得加工、输入、分装、贩售及使用,却引发农民反弹声浪。出身屏东的民进党立委锺佳滨9日召开座谈会,研商巴拉刈退役后对农业的冲击,不少公卫与农业代表出现,分别从自杀防治或农业观点发声,意见可说是南辕北辙。

巴拉刈原为淡咖啡色无味无嗅液体,用于农业杂草管理,一般人易失去警觉心,但因毒性强、无解药,而添加染色剂、苦味剂、臭味剂及呕吐剂等管理措施,目的是让人难以入口。然而,台湾每两天仍有一人因为巴拉刈导致死亡。

便宜易取 管理成效有限

卫福部十年来频频与农委会研议禁用巴拉刈,主要可归纳成三项理由:一、便宜、易取,一旦误食或冲动自杀,往往难以挽回。二、管理难取得成效。三、已有替代方案。

掌理管全国自杀防治业务的卫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简称心口司)司长谌立中说明,在自杀急救者中,十人只有一人救不回来,若为误服或服用巴拉刈自杀者,十人有六人救不回来,而且除非一次喝很多口,通常不会立即死亡,直到全身心肝肺肾逐一衰竭而死,过程漫长而痛苦,预后也不佳。虽然在管理上加各种标示措施,病人也会说,因为很苦、味道很臭没有喝下去,但致死率仍高。这几年虽有长庚医院已故的林杰樑医师研发一些方法,救回一些生命,大部分还是救不回来。

「我们也知道巴拉刈对农民很重要,但是每年看着这样的事情不断上演实在不忍心。」他说,近年的研究也指出,使用巴拉刈的农民,与罹患帕金森症(慢性病)有显着关係,因此全球约50个国家,如欧盟、韩国、中国都已禁用。

其次,管理不易落实。十年来和农委会讨论的管制措施,都未能降低巴拉刈死亡人数。谌立中解释,死亡证明书通常不会注明农药名称,但有一部分医生会注明是巴拉刈,他们统计这些加注的死亡证书,一年约200人,并有逐年增加的趋势。健保署住院资料因除草剂中毒住院者,每年近500人;另外,因巴拉刈死亡的人数中,60%为农民。

其他国家如韩国,也做了如加颜色、臭味、呕吐剂等管理措施,最后也是失败收场不得不禁用;美国因为是大面积种植,易于管控,反之,台湾以小农为主,很难要求家里不放巴拉刈。

学者:加强管理 巴拉刈对环境相对友善

「基于植物保护,我个人不赞成禁用巴拉刈。」农委会防检局长黄㯖昌表示,巴拉刈效果快,价格便宜,红豆採收前七天按照规定使用,没有残留过量的疑虑,对食安不造成影响。

公告巴拉刈为红豆落叶药剂,核可时间不到十年,在此之前,农民已自行混用巴拉刈製作落叶秘方。

他主张加强管理,落实执行农药行开具贩售证明等管理措施,也会加强查核,希望经过一段时间观察,这些管制措施若发挥效果,即可不牺牲巴拉刈。

与会学者建议以强化管理措施取代禁用巴拉刈。台大农业化学系教授颜瑞泓质疑,医学界因救不回禁巴拉刈,「是不是二十楼掉下来存活率低,所以限制楼高不得超过八、九楼?」认为应尽全力宣导巴拉刈对生命的影响。

他解释,巴拉刈使用到土壤不会流动,和其他几种非选择性除草剂比较,在台湾水域未发现,这些特性和其他药物相较,对环境相对友善。以接触方式而言,巴拉刈中毒集中在自杀、误饮,但因农民接触造成中毒的案例非常少,一般正常使用下风险较低。

他建议落实使用登记、可追溯性;在使用上则发展代喷机制,避免农民存放在家中、不小心误用巴拉刈;监督因巴拉刈死亡人数,强化管制手段;生产製作业者设计不易或需借用其他工具开启的方式。

无解药、落叶效果好,禁巴拉刈「医」「农」两样情 图片来源:高雄区农改场
红豆收穫前施用巴拉刈落叶剂落叶情形。
农民团体:替代方案成本高 巴拉刈最好

巴拉刈农业上主要用途是除草剂,属于非选择性(不分单子叶、双子叶或禾本科植物通杀)成分,禁用之后还有嘉磷塞、固杀草做为除草的替代品;在红豆落叶剂上,药毒所建议採收前七日使用稀释80倍的52%氯酸钠;黄㯖昌说,氯酸钠造成土壤盐化仍有疑虑。除草剂则建议为固杀草,没有巴拉刈的缺点,今年秋作会委託高雄农改场订出残留量标準。

只是农民使用「氯酸钠」作为落叶剂替代品的经验不佳。万丹乡农会总干事张枝烈表示,巴拉刈七天乾燥即可机械採收;氯酸钠需延长三~五天,果子不够乾、採收时会卡住机器,红豆也因此破碎,遇到水分就会发霉。

他分析,红豆每分地产值,从种子到翻土、管理100~120天,不计人力就要7,000元,每分地收成35~40斤,若遇到天气因素可能只有20斤;收成一台斤20元,今年年初价位是50元;若使用氯酸钠将使耕作成本翻倍,失去市场竞争力,甚至不敌进口红豆。他质疑,国内一方面禁用巴拉刈,却又容许使用巴拉刈的美国红豆进口;质问心口司:「你们救一个人要使多少万农民倒?」

屏东县农权会理事长卢同恊也认为不该汙名巴拉刈,质问推这项政策「有没有考虑农民耕种成本和便利,有提出相对的补助来帮助农民吗?」扬言不惜动员农民抗争。

巴拉刈退役应依市场机制循序渐进,分三阶段进行:停产、停售、停用。停产部分,包括停止受理新申请登记,农药许可证到期不得申请展延。视业者库存量,订定合理停止贩售,以免囤货,致买卖转地下化。同时,在生产端,鼓励高附加价值产品生产者改用新药,等新药价格降低,再向中、低价格产品生产者推广。在消费端,鼓励通路採购或民众购买未使用巴拉刈产品。农委会应明确公告停止使用、停止贩售及停止使用期程,加强向农民宣导与沟通。

参考资料预告订定「24%巴拉刈溶液及33.6%巴达刈水悬剂等二种农药,自中华民国一百零七年二月一日起禁止加工及输入,并自一百零八年二月一日起禁止分装、贩卖及使用」「氯酸钠」扫落叶,红豆落叶替代药剂有谱

最新图文推荐